何一帆

荷兰羊角村

结冰之后这一角却像诗
临别渡口,断桥残雪